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風動桂花香

桂花飄香,開在心靈上的花兒,恍若搖動一場桂花雨的沉醉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】共此一瓯  

2014-05-07 17:58:3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】共此一瓯 - 桂开 - 風動桂花香

  

张岱名作《西湖七月半》中一段“小船轻幌,净几暖炉,茶铛旋煮,素瓷静递,好友佳人,邀月同坐……”到最后,“月色苍凉,东方将白,客方散去。吾辈纵舟,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,香气拍人,清梦甚惬。”

不知是岁月久了,还是茶香隽永,这样的文字读起来,总有一份从岁月深处渗出的清香和诗意,使人心中禁不住,想赶赴那一场湖光、月色、荷风、茶香的繁华盛事。


【原】共此一瓯 - 桂开 - 風動桂花香

  

“从来佳茗似佳人”,自从苏轼开了头,茶和美人就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花前月下,相对品茗的佳人,首先想到的是《浮生六记》里的芸娘“用小纱囊撮茶叶小许,置(荷)花心。明早取出,烹天泉水泡之,香韵犹绝”,如此情趣盎然,实在令人羡慕。

忘不了的另一位佳人,是古代十大名厨之一的董小宛。秦淮八艳之一的董小宛,知道她倒不是因为她艳名远播,而事实上董小宛的名气在秦淮八艳中当真不算大。因为父亲一向喜欢看戏剧和历史,受点沾染,才略知那一点点历史长河中的幽香艳影。

她们的命运,在各种残章断简的记载中,当年或缠绵或惊险或离奇的种种细节和过程,早已变得模糊,可依然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。


【原】共此一瓯 - 桂开 - 風動桂花香

  

董小宛到底和芸娘不同,实在不愿意提“婚嫁”一词,按照实际情形也只是大家公子冒辟疆纳了一个风尘女子为妾,就算没有董小宛,也一样会有别人。

小宛无非也只是想做一个尘世里的朴素女子,有一个人可以依托,让她安心地把根扎下去。

是董小宛觉得冒辟疆是最后那个可以停靠的港湾,是她心甘情愿,不顾一切,如扑火的飞蛾一样追随着冒辟疆,这日子就成了只能向前走的路。

小宛穷尽一生情感和精力,爱,是她给自己的精神支撑。

梦里梦外,花落不识。她不会不懂,也不会不知。


 【原】共此一瓯 - 桂开 - 風動桂花香

 
 

冒辟疆在《影梅庵忆语》中追忆小宛为他烹茶,两人相对品茗的情景,每花前月下,静试对尝,碧沉香泛,真如木兰沾露,瑶草临波,备极卢、陆之致。东坡云:“分无玉盏捧娥眉”,余一生清福,九年占尽,九年折尽矣。

在潘向黎的《茶可道》中看到这样一个关于茶的说法,在泡茶时腾起的雾气里,只要你心诚,你就能够看见你最想念的人的影像。

其实,如果你明白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意识到寻找的是谁,看不看见就都无所谓了。所思念的人虽然可能天各一方,甚至天上人间,但思念在心,那人便时时都在,何必在心外找呢?

浮生如梦,清福难得。共此一缕清香、一瓯雅淡,这种清福,不知天下有几人得享?享有此福的人又是否懂得惜福?


【原】共此一瓯 - 桂开 - 風動桂花香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6)| 评论(6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